水禾  

尾椎的秘密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
原本约好的暑假行程。被一个电话通通打乱。
借好了车,买好了地图,做好了攻略。
可是。不会开车。
基哈拉已经被训练的很好,叼着钥匙放到了碟子里。

暑假的第一天。
暑假的第二天。
暑假的第三天。

十几年来头一次被放鸽子。
那通支支吾吾的电话。
基哈拉却整天摇着尾巴,不停的从我手里叼走钥匙。

这个人吧。彻头彻尾的没心没肺。
笑起来望着你的时候能让你原谅一切。

你为什么要取消这次的行程?心里默念。
你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吗?电话里说。

一个囫囵的来不及结尾的类谎言。
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一个月前。匪夷所思的记忆之近。
送来一堆唱片和一堆T恤。
那上上次见面呢?
两个月前。
送来一堆饼干和素食巧克力...

我从很久就开始告诉你我要删掉你。说的你烦了,回了我一句我并不是很在意。我呀,是怕你讨厌我。那天匆忙的什么都没来得及说。

拿你的脸做了表情包,对了,还有身材,不可置否,你没有魅力,但有帅气。那天斗图,我狂发你的表情包,结果也在狂发的你突然停了下来说,你继续发。一瞬间被粉红击中。

说句什么呢,你知道你说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请你一定要回答我时,我的心跳飙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频率,你肯定想不到。打死我也想不到你只是想问我的月收入。

我发短讯告诉你正路过香积寺,你说有没有看见那个卖葫芦的老翁。于是一个心怀鬼胎的旧梗变成了我只是在公交上读到那个站,想起了你,你却一本正经。

可能是因为我会老去,我才会如此勇敢甚至放肆。毕竟年老时想起这碌碌无为的一生。很小就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条弯弯少年路。

我们都以为他在给女朋友打电话。“我们都以为”这几个字愉悦了曾在电话那一端的我。

谁掌握了你的秘密,谁就掌握了你的自由。为了自由,所以再见。

烟草

极度烦躁时学会了拼命抽烟
一晚上耳边都是烟草燃烧的声音
细微但是灼热但是咄咄逼人
一度又一度
并没有眷恋更谈不上爱慕依然讨厌二手烟
依然厌恶烟味的弥漫
但是我会,我曾经,我可以
真是不求拥有的某种谈不上爱好也谈不上习惯的某次尝试后的变体产物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