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禾  

反转巴黎

打翻了杨树林的反转巴黎。手上的香像没有成熟的嫩枝,将将裹了皮,撕拉开里面是鲜嫩的绿,黑色是黑夜浆的墨,白嫩的树干,透着活泛的生命的气息,是,那得用冒着咕噜的热水烫死亡的未上清漆的木盆才有的味道,那是死亡的哀鸣,而现在我手里是鲜活的收割,我闻着这味道,一次又一次,每一片叶子都在梦里成为了花。

*借了《大明王朝》里面嘉靖皇帝人设喜好的一个梗*嘻嘻

无缘无故的死亡

忽然变得忧国忧民,基点是担心祸及己身的私欲。
2017年做过一件最美好的事,因为喜欢一个太太的字而背了一年的诗,回味起来,不会因忘却而抹煞的美。
丧到需要听轻音乐来缓和情绪,希望大家都葆有自己的生命和青春,在末日来临之前。

看红海行动,仿佛班长没有退役。
一、
代号11:啐,死老A!
代号56:呸,臭蛟龙!

二、
A队长:我们的口号是?
B队长:不抛弃不放弃!
A队员:…
B队员:好!

我睡过的妹子

鉴于我也是个正直的妹子。写这个系列是源于一个同寝大半年的妹子要婚了。结果一翻腾,竟睡过二十几个,大多都是露水情缘,但写完还挺感动,有幸这回不是自嗨而是共鸣,以至于大家都期待更到她,也是意外。

最近在看《小说机杼》。机杼声声,我是笨拙的拿着梭,哭泣着仰望着光的假花木兰。为作者为译者所铺陈的无可比拟的光久久长鸣。

试错

原梗来自“I'll try anything once”

2010《The Jerry Springer Show》真人真事

一切美好的都是他们,不足的都是我的。

A:我和M认识两年了,是通过一个聊天软件,我们彼此加了对方好友,发现非常的合拍,于是...我们约好了要以一个特别的方式见面。

H:所以她是一个怎样的女孩?

A:她有一头神秘的黑色的卷发,可爱的颧骨,个头高高瘦瘦,腿又直又长,很温柔也很容易害羞。我...很期待见到她!


H:好了,下面让我们有请M上台。

M:大家好。

H:你是?

M:对,我是男生,两年的时间会改变很多事,在和A的聊天中,我发现A是一个...

赶车

Y:我和自己说,今天如果赶得到这趟车,我就继续痴恋着C君。结果你猜怎么着?                                            ...

2017👋

文化,我有

到了相亲的年纪,父母总是相似的,虽然我家老佛爷比较逗,妈妈说我今天又把你的号码推销给了别人,是,我和妈妈说相亲对象长得不合我胃口,妈妈说,那好歹他有文化,从小因为喜欢看看闲书偶尔被妈妈抱怨的我,终于鼓起了底气,说出了,文化,我自己有,这样的豪言壮语,嗯,可能多少年后我也就是历史进程里的一颗沙子,但是现在这颗沙子闪着光,以为自己是太阳。

我喜欢你

我大概想要去揍月老了。恋爱经历的缺失有时候让我变得有些刻意,我自己都能感受那种想要经历的渴望,大概不是基于家庭,而是基于自身的某种感受希望去填满,我和喜欢的男孩纠缠了大半年,提前知道了那个没有结果的结局而后的大半年...

深翠微:



看着它
我摆成一棵树的模样
安然
舒展

刹那间
成了天地的孩子
无边无际
无畏无惧

生根
发芽
长于广袤

2017.11.17。小雨
每次的向西逆行,再向东,只为每天看到你们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