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禾  

学习贴(二)

太长总觉得冗赘,电脑看文时会不自觉瞅着右边的进度条,无法转移的催促感,想来心里真是急躁当头勇。

***壹***

巴顿将军说:“现在,我要你们记住,没人能仅凭为国牺牲就能打胜仗,要想打胜仗,得让敌人为他的国家牺牲。” 

(《营销战》)

——从《麒麟》开始军事相关文就消弭了某种因无知而没有引发兴趣的点。(捂脸)叶茂中奉为经典的,想来是很不错的。一本用战争来隐喻营销的书,商场如战场从来不是虚言。巴顿将军生平掠过几眼,颇具人格魅力。反向思维一直是思维禁锢渴求的突破点。《项链》里的马蒂尔德因为项链而引发的悲剧十年,语文课上大家的角度都围绕着女主人公展开,或同情或嘲笑或静默,但是一位男同学却说,在这十年间,他的丈夫不仅对她不离不弃,还日夜辛劳工作偿还债务,这是一种多伟大的爱!全班同学都被感染笑着鼓起了掌,是呀,很多事,换个角度想,顿觉妙处,一直在寻求这样的思维。

***贰***

我们确立了一个目的,当这个目的没有达到而失败时,我们就应该认清这是一个错误,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人们绝对不能从已经失败的事情中,千方百计地去寻找几个小小的成功和几个小的闪光点,以此为理由来解释我们的失败,寻找心理上的自我平衡。

(李宗吾《厚黑学》)

***叁***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

(刘慈欣《三体》)

——后半句算是前半句的具象化?永恒的参照物的不同吧~对于物理学、天文学的好感激增。

***肆***

这个社会很有意思,人与人之间,时时刻刻发生着激烈的碰撞,然而在交流接触过后,有时带来强大的正能量,但也可能产生不小的压力、紧张、无奈受伤等等的情感冲突。缺乏沟通交流的现实社会,存在着各种无法疏导的情感病症,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存在这样的问题,从而产生了治愈系文化及相关的衍生产物,如温和清新的春风,让疲惫的心灵得到抚慰和惊喜。

(叶茂中《治愈系产品需求》)

——昨儿摸鱼去看了idw(I Design Week)走马观花看了几个展馆(时间不及),喜欢读解说文字甚于产品本身,不同于以往,读着感到有几分费解,深深倾陷未知的思域,仿佛能够感受一路风雨,一路烟霞所凝就的眼前之景,能够感受,哪怕一丝,也让我觉得成长的美好。(陶瓷馆太赞赞赞呜呜呜买不起呜呜呜呜)

***伍***

伟人们都不知道自己将要成为伟人,他们也曾受难,一次一次的坚持让他们在历史上面凿下名字。很多人坚持梦想,然而这些人的心中燃烧着的火焰甚至与梦想无关,他们的坚持凌驾于梦想,凌驾于生命,与他们的灵魂融合在一起。当他们的灵魂受难之时,也是艺术被雕琢之时。

(Asherah《致梵高——The ragged men in ragged clothes》)

——DW第五季第十集~打算去哭一哭~观后,倒没有哭,只是有些难过,带他来现代或有些残忍,看不见和不知晓未来和看到未来那么美好,但是现实糟糕、生错时代、永远无法交错的时光隧道,又想念起桃花庵。不过知道被人爱着这是好事,“每个生命都有很多好事和坏事,好事并未让坏事容易承受些,但反之也别让坏事使得好事变糟或者不重要”(引用doctor的话)。不求生后长青百年但求你安稳一世(果然我还是这么没出息~

***陆***

一弹指的时间就是六十三个刹那

······热泉口是它们的城市,洋流是它们的道路,从海面缓慢飘下来的食物碎屑(“海洋雪”)是它们的天降甘霖,而偶然落下的巨大身躯,则是它们在大洋荒漠之中的孤岛和绿洲。这些躯体是鲸的尸体,被称为“鲸落”

(世相《鲸鱼的尸体落进深海后,一个庞大而温柔的奇迹》)

——一连做了十个弹指(感觉自己破坏了禅味囧。这海洋中素来陌生遥远的庞大躯体,此间距离,原只有一弹指的温柔。

***柒***

然后,先生!你在仰首吸那卷着一丝丝醉人的黄叶,喷出一缕缕香雾迷漫时,先生,你也垂怜、注意、想及有在虿(chai四声)盆中辗转待拔的吗?也愿意而且痛快的予以“杨汁玉液”时时浸入他心脾,使他坚确牢固他的愚直吗?

许广平写给鲁迅第一封信节选《两地书》

——为打发时光而买了许久未拈的《读者》,文章里有一篇叫《从红玫瑰到饭黏子》,读罢后,在路边前行的我忍不住胸中一阵顿足苦闷,前面王国维还在说不放言高论不议论古人,两位均是作古之人,前辈,提起情爱之事云三两对错,妄自提个自我解答的反问句,人家的情爱哪教你探了真去,许先生辛劳有目共睹,但将言论无端的衍向其他年轻女子,明显出现的萧红字眼,对于《读者》这样的大众刊物,是否欠妥当,唔,《两地书》实要补起。

***捌***
 “上帝之死”根本涵义——科学加深了人对自身内心复杂性的认识,科学理性摧毁了基督教宇宙观,也破坏了传统的理性主意文化价值体系。
 (《20世纪欧美文学史》)

——插播。读完《你往何处去》,思绪在脑里辗转了几日,起初的宏大场面飘散了,反觉得有几分难过。从头至尾都喜欢裴特纽洛斯,他的优雅幽默讽刺以及自身宿命的不可逆。而维尼裘斯为喜欢的东西傾其所有毫无保留到某种程度的磨灭自我,足够浓烈的爱与信仰交织,改变也是某种不可能中的可能。一个人真能遇上另一个人完全心心相印或者符合你所有期待的样子值得你颠覆平生?根本上还是怀疑的。

——此处关于信仰有无的好坏,总归还是要有一个,不管是神还是其他,不然总觉人生空洞,所有的行为集结也只是铺陈的没有意义的岁月。

***玖***
 ‘’那大地拖着的夜像蛇眯缝的眼睛,也像一副多米诺骨牌‘’
 “时代似铁匠的风箱”
 “街上的空气是蓝花花的,好像病人出院带的装衣服的小包袱”
 (《20世纪欧美文学史—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
 ——结果又被安利了好多小说还有诗。有侧头想了蛇的眼,蓝花花的空气是如何模样,诗人的脑洞限于诗歌的体裁字数还能盛放的如此缤纷艳丽有时真教人服气。

***拾***

   或许对有些人来说,感情什么的就是一堆杂草,不值得珍惜。但事实上,许多年的光阴构筑的往往是一个安放身心的暖巢,一旦失去,就能感到尘世风霜的无情。

——前在读天涯的这个帖子,名《自古美人如名将—那些陪伴名将的红颜们》,立意颇新,围绕爱展开描写,管中窥豹,有些人的情织就一生,有些人的爱跌落尘埃,人世间熙熙攘攘,或是皆为爱来,此段话是对冯玉祥的夫人刘德贞去世后,引出所谓对中年男人的幸福生活是“升官发财死老婆”的反驳,情之为何物,冷暖也。


2014-12-23
 

评论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