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禾  

耶 上肉!


紫珍珠被盗走后,忿然的写了战书,即日则泼了星雨,再看只剩纸张的片断。

从园区的作坊淘了手工盆,店家说是叠了错误的痕迹抵作次品处理。黑色的描线上覆上不重叠的单色刻画,我看来,倒是别致。

淘了一株玉蝶,绿植杀手思量再三还是抵不住对盆的喜欢,培了土,撒上焦黄的碎石,婷婷的绿意,这两年对于薄荷绿铺天盖地的喜爱想来是对那抹绿意于心底的无限流淌和向往,有荫蔽也有和煦。

春日终于坐稳了他的江山。


2015-03-25 热度-1
 

评论

热度(1)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