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禾  

Poor Vera

        未读过原著,基于电影本身的小角度一说。 
   昨天重温时,当Victor念出这句词时,正是窗外的闪电肆掠的时候。 
   从来不留疤的手上,因为割的深了,伤疤沉淀为褐色,黑里透着绵白,表面慢慢变得光滑,兴起一按,却痛得龇牙。 
   那时为了她,连衣物都未及除净,便惶急的跃入水中。 
   那时为了她, 杜撰出虚拟的女友,只为让她不会对你产生愧疚。 
   那时为了她,断然的拒绝了她想要同你相依的愿景,反倒轻声抚慰。 
   
   你的眼神从未远离她。戏水时,眼里装着澄澈的笑意,嬉闹,随她一起迸发笑颜。套上衣物,经过她身边,不忘说一声好冷,然后顺当的接住她扔过来的围巾,三人之行,在你眼里,其实无他人。 
   目睹她与父亲的争执,目睹她的独立她的叛逆,静默在一旁的你或心中焦急,明白好强如她,劝慰无济于事,这是她的困境也是你的困境。 
   后来他来了,初并无差别,弹钢琴时,你侧过脸,目光逡巡在她的面庞,犹如一个贪看的孩童,不住的观望着,直到她缓和的舒展,脸上那种探究引导式的欢乐才真正绽放,“我想让音符抚平你皱起的眉头,想让欢乐浸满你唇边的笑意。” 
   后来,三人行变成了四人行,当她的诗被贪玩的大男孩拿出来开戏谑的玩笑时,你没有加入起哄的队列,她情绪化的抢夺和闷坐,哦,拜托,或许你也很想看她写的诗,只不过有什么比她本身更为重要。你提议说想返还喝茶,微妙的气氛由此变得不同。 
   假期结束时,你同她贴面告别,那样温柔的贴面,小心翼翼无法隐藏的心思被一瞬的放大,不舍写满了你的脸,有什么从此变得不一样,或许你已经开始计算下次见面的日期。 
   再后来,你知晓了被选择的不是你。她心爱的人奔赴战场,而你收到了他的信,前去见她。好久不见,她依然如初,绛红色的外套包裹着她的身躯,你们依偎着坐在路边的长凳上,她有些嗫嚅的说着她对你感到抱歉,你却一脸轻松的说,你有了自己的她,阳光活力可爱,她笑了,眉眼间的阴翳散去,对你絮叨着诚心的祝福。也许那天你才明白,白雪公主的故事为什么没有结局。 
   视力不佳的你没有奔赴战场,她的他回来那天,战争的阴云笼罩着每一个人,你们用力的拥抱,大声的笑谈之后是更为长久的静默,她说没有上过战场的你不可能会明白。你的表情像是刹那凝固的腊,滚烫的炙热一瞬间在你的脸上释放,他的弟弟又用(万用金句)喝茶解了围,震荡的喧嚣长久的在你心中翻滚,咆哮。 
   再见你,已是一身戎装,战事愈演愈烈,房里静默的只听见钟的滴答声和一位老人疲惫颤抖的语调宣布着他的死讯,你端坐在沙发上,又一次看她陷入了困境,你又一次陷入无力,她到处查访他弥留前的故事真相,而你同她保持通信,同她分享,以你的方式为她分担。 
   再也不见你,寻她只能靠陌生人的口信,受伤的眼睛逐渐失去视力,再也无法见她,你听见她说,却无法望向她说话的方向。当她焦急的说出莫莉这个名字时,你笑了,笑的有些赧然,笑的有些无辜,笑的有不能察觉的埋怨,你说,“没有这个人,从来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你看不见她脸上犹如四季云雨雪交加的愕然,唯独没有晴天。 
   你告诉他,你要开始学习盲文,她说这才是她印象里那个阳光的你,你笑了。她停顿的缓慢而又清晰的对你许下一生的诺言,你们相互握住的手,爱情与友情与亲情,当命运让这一切都变得唾手可得,你却轻轻呼出一句“Poor Vera”我的内心瞬间崩塌。你仍旧想着的是她,她失去了亲密爱人,她不想失去你,她想要照顾你,而这样的你又如何承载她一生,给予她诺言背后的幸福,这不是你想要的,这也不该是她应该承受的,可怜的她。你拒绝了,你笑着说“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你笑着说”是的,我拒绝“我不知道你如何度过了那样一个午后,也许这一生的时光里,那一刻是属于标记着最美好的记忆瓶里。 
   他在一个小时前就一直在喊我们,说他脑壳里有很吵的声响,她来到时,他静静的躺在床上,此时窗外的天仍然蒙昧,就如那样许多年静静的守望一样,没有声响的别离,是谁说,生活其实是一出哑剧,跌宕起伏,抑扬顿挫,终究是归于尘土,了无生息。 
   一刹那等于六十三个弹指,不知在哪一个里爱上的你。 
   
  【虽然对于你的贴面告别时眼神的游离抱有疑问,虽然某些方面剧情也罢,演绎也罢其实并无较大的突破和触动,基于纯女主视角的故事,观影上来说,编排的有些狭隘,并无太大的波澜。退一步来说,你说poor vera确实有打动到我,那一刻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在回荡。末了想起最近读的书,想起反法西斯七十周年时吟唱着喀秋莎走过莫斯科街道的中国军人,想起每一个人都无法逃离的战争的沼泽,轻则失亲,重则殒命,涌上几分感怀。】

2015-06-03 热度-2 纯花痴影评 TOY
 

评论

热度(2)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