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禾  

我们生命中最伟大的时刻是个人的,自我激发的,而非被触动的。

我想了很久,从某个层面,我也蛮羡慕。那些人一腔热火的喜欢可以来的铺天盖地,轰轰烈烈,然后奔赴,义无反顾。但是当生命中没有出现那样激荡的点,任何的欢喜都无法被伪装,曾一度以为是某种程度的自我束缚,没有办法以一种热烈的视角去洞察这个世界的联系。这里面有一直寻求的记忆宫殿般串联事物的能力,有一直想要的逆向思维能力所谓拨开迷雾后的某种与众不同,此外就是由此产生的喜爱某样事物的临界点,阅历不足和某种认知的自我封闭确是自身的硬伤。撇开其外,喜爱是件了不得的事,是件严肃的事情,能够长久的喜爱除去最初盲目的动因外,其余应该是他人给予自身的一种满足,或者是彼此在各种方面较为一致的感官和看法,由此才能够延绵喜爱,个人向来秉信一切皆有因,俗话有理,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在能够求得某种相对自我满足的情况下,我想说我一切的喜欢只是因为喜欢,如果一定要为喜欢带上一定的目的,那这个目的也只是因为喜欢激发的想要同喜欢的人和物之间产生某种关联,希望这不算是一种自私和单方面的索取。


2015-10-04 热度-2
 

评论

热度(2)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