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禾  

《源泉》摘录

 片一:盲目的崇拜应该是危险和居心叵测的,当之无愧的敬仰原本是一种责任,受之有愧的崇拜才弥足珍贵。

片二:重要的不是你做什么,只有你才是重要的。

片三:他脸上毫无表情,就像一扇地下保险库禁闭的大门,尽管在里面的东西很贵重,人们还是不喜欢去感受它。

片四:然而,他们两人都心照不宣地得到了满足,被一种共同的手段和共同的罪恶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片五:你通过不索取而拒绝一切。

片六:你不可能喜欢任何人,所以,通过恨他们来确认他们存在,反倒更具善意。

片七:霍华德·洛克有了一家自己的事务所。

片八:如果你想让我听,我就听着,可是我觉得我现在就应该告诉你,你说什么都没用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倒不介意听一听。

片九:“你想要什么呢?十全十美吗?” 

            “—— 否则就什么都不要。所以,你明白吗,我一无所求。”

片十:我对自己还没有了解到你了解我的程度。

片十一:你明白了吧?你是没有情敌的,包括你自己。

片十二:如果我想用什么令人作呕的方法来惩罚自己的话——我会嫁给你。

片十三:由于这样的来访对于他俩来说都意义重大,谁也不敢奢望常有这种机会。

片十四:“我亲爱的小伙子,谁能让你这样做?”

               “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谁能阻止我这样做?”

片十五:他看见洛克的眼神并非空洞傲慢,而是专注和惊奇。

片十六:这是你所见过的,一个人所做过的最自私的事。

片十七:他感到的不是身体的存在,而是血流的紧张

              他感觉到面颊上那种呼啸而来的冰冷的压力。那是气流撕裂空气的唯一证据。

片十八:街角的一只垃圾筐里,一份揉破了的报纸在风中沙沙地响,痉挛似的拼命扑打着铁丝网,它使得风显得那样真实。

片十九:他感觉到电钻和他的身体聚成一股卓纯的意志——压力。

片二十:它仍然保持着自然暴力的外形,以对抗人类在它表面施加的暴力。

片二十一:它仍然保持着一种公开的暗示,希望他们之间的沉默能变得意味深长。

片二十二:他低头看自己脚踩着的地面,地面似乎也作出回应——它们让步了,身后留下的隐约可见的脚印便是让步的标记。

片二十三:好像以前的日常活动只是一副明亮的、单调的比划,现在却成为了一副名贵的半浮雕,向前突出着。

片二十四:一种奇怪的安心笼罩住了她,像一层脂肪。

片二十五:如果一个人完全不知道一件事情,他不会那么强调他的无知。

片二十六:托黑太亲切了,显得他们的爱情渺小而自私,因为只有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才能引起这么大的同情。

片二十七:哦,我很长时间没出来了,所以我决定从这里开始。你知道,当我去游泳的时候,我不喜欢慢慢进入冷水里折磨自己。我扎个猛子跳进去,那时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刺激,但是过后,就没那么难了。

片二十八: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采石场的事情,我不喜欢采石场。

片二十九:这种在她看来最明显而不合逻辑的标记,实际是在承认她内心的某种东西,是不为别人所分享的某种特质。

片三十:并不是他选择了听天由命——那样反倒是一个积极的决定——只是悲剧已经发生了,他便听之任之。

片三十一:这就是我有幸所拥有的能力——能够绝对无私地从那些与我无关的事情中汲取快乐。

片三十二:天才不是一种武器,而是一种伟大的责任。

片三十三:“痛苦?我从未有意识地将这表现出来。”

                   “你没有,但我意识到了,不快乐的人才会对痛苦如此麻木不仁。”

片三十四:这种感觉只是意味着把人现在的状态原封不动地带回过去,带回最初的岁月。

片三十五:但是,通过给予自己他想要的东西,他给予了我一种伟大的体验。

片三十六:因为人体的美就在于它没有一块肌肉不具有自己的目的,没有一根线条是多余的,每一处细节都切合某种思想,切合人的思想和人的生活。

片三十七:公众的偏爱已经不再是一种对于优点的承认了,而几乎已经变成了一种耻辱的烙印。

片三十八:我需要通过并非我所取得的成就赢得声望,以此来挽救我无权享有的名声。

片三十九:如果我要做,我就会有自己的目的。我希望得到的和你希望的同样多——很可能会更多。

片四十:如果我不想理解你说的是什么,那我就理解不了,无论你说什么。

片四十一:如果你在过去有所失落,就会以现在的痛苦作为补偿,而痛苦使它具有了不朽的形式——可他以前并不知道,人会像这样去摧毁,去杀戮,以至于对于她来说,过去根本不存在。

片四十二:他站在一堵快要倒塌的墙后,等待着被杀死时所感受到的愤怒。

片四十三:他们想听到的关于爱的东西,那种伟大的爱,那种过份讲究的爱,那种爱包容一切,宽恕一切,许可他们一起事情。

片四十四:据说地狱的地面铺的是善良的意图。

片四十五:将平庸之辈也供奉在神殿里,神殿就被捣毁了。

片四十六:希望和慰藉相加过于沉重。

片四十七:只见反射着自己倒影的碎片像一群蝴蝶,尾随他穿过这间屋子。

片四十八:她的脸,她的淡色的金发以及套装似乎都是无色的,而是从真实色彩的边缘撷取了一点抹了上去,却反衬出整个真实世界的粗俗。

片四十九:洛克是一个如此不受专制干扰的人,结果他自己本身就变成了某种专制。

片五十:头顶上,叶子还是绿色的,但那是浓密的绿,好像要在黄昏将它融解之前,浓缩成最稠密的颜色

片五十一:部分是由于知道在场的每个人都因某种难以言表的理由而分享着同样的感觉。

片五十二:在他成为百万富翁的致富路上,没有人帮助过他。“那也正是,”他解释说,“没有人妨碍过我的原因。”

片五十三:有时他都忘记了他就是彼得·吉丁,他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他想加入到这种一致的欣赏中来。

片五十四:我愿意免费和你分享,是因为你永远不会用它。

片五十五:世界上最高贵的概念,就是人类的绝对平等。

片五十六:一束阳光射入猪圈里,是阳光让我们看到了粪便,也是阳光冒犯了我们。

片五十七:笑声徜徉在他美妙的嗓音里,如同油脂漂浮在水流中一样顺畅。

片五十八:认可会被自然而言地给予,不像是礼物,而像是债务。而认可的给予,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承认。

片五十九:他们怎么让你活下来的?

片六十:我从来不能完全承受痛苦,从来不能。痛苦只能沉到一个特定的点,然后停下来。只要有这个不能触及的点,那痛苦其实就不是痛苦。

片六十一:人们都渴望永恒,但是他们正和生活过的每一天一起死亡。当你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不是你上次遇到的了。在逝去的任何时间里,他们都毁掉了自己的一部分。他们改变,他们否认,他们矛盾——他们称之为成长。最终,没有任何东西被留下来,没有任何东西不被改变,不被背叛;好像没有任何独立自主的各体,只有一系列附庸在不成模式的芸芸众生中隐隐约约地生活着。

片六十二:棕榈树倒下了,菌类从中汲取营养,改变它,掩藏它,将它拉进平庸的丛林。

片六十三:我们生命中最伟大的时刻是个人的,自我激发的,而非被触动的。

片六十四:或许科学家从未发现的基本秘密,生命的源泉,就在于思想接住语言逐渐成形的同时所发生的一切。


现实是由奇迹和一时的古怪念头所左右的不确定的持续变动。

之一可这是同情——对一个毫无价值、毫无希望之人的彻底认识,对不可救赎之物的终结感。

之二浪漫主义,亚里士多德说,它所涉及的不是事物实际的状态,而是事物可能得或者应该所具有的状态。

之三从我能记事起,我的基本信念,我的人生观就从未改变过,但是,我认识到了它们更为广泛和精确的应用。



关于建筑:

再多画一年的意大利明信片不会对我有任何的帮助。

每一种建筑形式都有自己的意义。

我无意于为了拥有客户而建造房屋。我是为了建造房屋而拥有客户。

他脸上没有一道皱纹或一根线条,而是球与圆、拱形与椭圆的巧妙组合。

仿佛脸部的线条被画在一张吸墨纸上,而墨水已经晕开,变得模糊。

建筑的形式必须是其功能的反映,建筑物的结构是其自身完美的关键。

它们是那么从容而优雅,从三层一直重复到十八层——你不禁会为之动容。这些修成的、笔直得、水平的线条所遵循的是温和的、水平的原则,是平等的线条。它们似乎把建筑物那傲岸的高度降低到了观察者所处的微不足道的高度。

”‘没有’要比‘有’更为高级。因此就很明白了,建筑是要比砖瓦匠更重要——因为不管怎么说,砖的存在时次要的幻觉。“

他在看着手指下的模型,几乎就像她正看着他的手在另一个女人身上移动。她靠在墙上,强烈的身体快感让她感到虚弱。

一个人走进神庙时,会感到周围的空间在为他塑造着形状,好像是等待他的进入,好让自己被完成,这是个快乐的地方,必须安静的狂喜之快乐。人们来到这里是为感觉无罪和强大,是为找到除自己的荣耀之外无人可赋予的精神上的平静。

建筑师们一定会为能站到证人席上而战,因为这是他们寂静的职业生涯中能够引人注目的最好方式。

流动性来源于紊乱中的秩序感,...来自于多样性的统一,...这就是生活中的矛盾在建筑中所能实现的和解。

我的工作按照我的方式来做。一个私人的、个人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动因。那是我发挥作用的唯一方式。那就是完整的我。


关于爱情:

他的不在会比他在时更为完全和屈辱地将她和他捆在一起。

她会知道她逃跑的尝试本身就是他的选择,只是控制的另外一种形式。

即使嘲笑也是一种认可和交流的纽带。

而现在他站在离她只有几步远的地方,就像一个人不能允许自己走得更近些。她想这事他嘲笑的方式。

他希望由她先把那件事说出来,他会将她带入过去的耻辱——通过先吐出那个词把它带回现实中来——因为他知道她不会放任它不被回忆。

“那怎样做得到呢?”

“有两种方法,根本不看别人,或者看他们周围的一切。”

“哪种更好呢,弗兰肯小姐?”

“哪种更难,哪种就更好”

“但是要选择最难的那种欲望,本身就是对软弱的承认。”

“当然,洛克先生。然而是最不恼人的承认。”

“如果软弱必须要承认的话”

他让他的眼睛追随着她,让她看到他对每一个想拥有他片刻的人所做出的屈服。

这种在她看来最明显而不合逻辑的标记,实际是在承认她内心的某种东西,是不为别人所分享的某种特质。

感觉他们之间的距离是顶在她腹部的压力。

“如果你不想毁掉我,你以为我还会要你吗?”

洛克,我一生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因为这个世界让你去年夏天在采石场上工作。

一个男人的自我,这一刻是她的,因为她的看见和理解而成为了她的。

这些人能想象很多我和他之间的事情——除了我们之间的的真相。...那些时刻没有被他们看见,没有被他们说起,甚至不为他们所知。...她有了一种占有感,这种感觉是他在别处无法产生的。在一屋子陌生人中间。...

通过承认她的影响力,他击败了她。

当我看见你时,我都疯了,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哪些你不能让我做的事情——你要求我放弃它们,让我痛不欲生,而我只有拒绝你。你则痛不欲生,多米尼克。

你当然占有我,占有我能被占有的全部。

但是你想知道你是否能让我痛苦。你能。那又怎么样呢?

一种骄傲、尊严、狂喜——对自己身体的屈服,就在那个时刻,那个轮廓就要晃动和破碎之前,那个她被自己看到的映像触动的时刻。

当我想到本质的上的你,除了你所属的视界,我不能接受任何现实。...我不能在你和现实的夹缝里过一种被撕裂的生活。这意味着要和这些事情以及不值得做你对手的那些人斗争。...去乞求他们,洛克,而不是去嘲笑他们,去颤抖,因为他们手里攥着上海你的权利。

人们献祭的东西微不足道,而我将把我和彼得·吉丁的婚姻献祭给你。

”我爱你,多米尼克。“...”你不想听是吗?但是我想让你听。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彼此从不需要说任何话。这番话——是说给我们不在一起的时候“

如果我很残忍,我会接受它。只是为了看看你有多快就会求着我回到建筑行业。

她达不到那种白色的宁静,除非将它理解为所有颜色的总和,所有她知道的暴力的总和。



与华纳德:

”...知道你使我痛苦过,这伤害了你。你希望你没有那样做。然而,还有更令你恐慌的事情,那就是我并不痛苦这一事实。“

那些词语闪烁而吞吐,没有因磨损而丧失光泽,就像没有经过多人手的硬币似的。

”那就闭嘴。“洛克说,”而且别再让我听到任何建筑学的建议。“

原谅我词不达意。我们今晚老是被词所困。

我从没把无益的事和轻浮的言行归咎于生存这一令人惊叹的事实。

凝望天空时那种特别的庄严,是否并非来自人的沉思默想,而是来自扬起头的动作。

华纳德的脚步声在露台上踱来踱去,一连好几个小时,声音里有一种快乐的躁动不安,每一步都像是一个锚泊的句子,一句句重重敲进地板的陈述。

如果它使你付出拥有的一切,我想让你坚持到底。

在对尊严的公开放弃中本身就蕴含着一种尊严。

一座塑像的尊严,诉说着过去的伟大,并且禁止任何人触及那里面的遗骨。

2015-10-24 热度-1 鞭策片段源泉
 

评论

热度(1)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