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禾  

无题

多久了。多久了?

两年前

这上面写着我的手机号码,姓名,工作,家庭住址,你收着,我上班快到点了,那再联系,再见。M拽着纸条仍在发愣,然后用了一天的时间来拼凑出已经发生的事实,然后忘记。

A:吃饭了。
M:嗯
 两人一如既往默默吃着饭,但A觉得M有点心不在焉,每次感到被M的视线揪着时,A回敬过去看到M的眼神,又像只是透过他这个小孔望向后边的蜡烛成像,有种说不上来的飘忽。

一个礼拜后,M接到了一通电话。
A:是我。上次有点匆忙,今晚有空吗,老地方,到时候……
M:你……
M想起了那张随手扔掉的纸条,以及想到见这个字有点头疼。

A:你去看电视吧,我来收拾。
A看着M不发一言的走开,想着往常M好像也都是这么安静,或许是自己多想了,A收拾完厨房,陪着M再看了一会电视,然后洗澡,睡觉。M背对A躺下,好吧,A俯到M耳边,道了句晚安,手轻轻的搭在了M腰上,便坠入了黑甜梦乡。

A:在这边,M。
A:你要喝点什么?
M摇摇头。
A:你好,我叫A,今年二十八,在XX公司XX部门工作,家住XXX,和你是校友,我表弟是你们系的,之前和你有过几面之缘。
M:哦。

A:下次有空我们再约,再见。
M望着A远去的背影,有点迷茫。

第二次见面不咸不淡,和后来的很多次都一样。M用手握住A的手,就像第一次看到A的发色,觉得温暖。身后的气息悠长,捏了捏A的手心,M也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不知道是谁提议的,一个月半个月到一周一次的碰面成了两人没有约定的约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M曾经想问,但望着落金般漂亮的脑袋时,他退缩了,他知道自己开始糟糕了,有种东西在他心里发芽了。

一个月后
A再打电话来的时候,M望着这一串数字还是接了。M很疑惑A的语气如何自然到就像昨天才见过面。A给M发了一个地址。M在考虑要不要存下A的号码。

终于在每个月的固定某几天总会接到A的邀请的M按捺不住了。

M:你想要什么?

A喝了一口红酒,眼睛直直的望着M,没有说话。

M忘了自己给出了什么样的信号,从此,他们不多的见面里又多了一项日常。

M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搂着M的A吓的不轻,电视里正演到苦情桥段,他嘴里也觉得有点发苦。

A:你……没事吧?
M:嗯?
M抬头看着A,A只觉得看见了一片星空,将嘴里的苦味涤荡净了不说,隐隐的漾出了甜,他没忍住,而M似乎兴致也不错,初秋的风凉凉的,吹动着叶子悉悉索索,正好和一和漂浮在空气里缠绵的音节。

两年后的某一天
A: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一个舞会上,你的眼睛里装着一个世界。我记住了你的黑头发和大耳朵。后来表弟和我说起你,看上去瘦弱的你其实耐力惊人,马拉松里你最后的冲刺让所有人都为你呐喊,再后来,听说你分手了,听说你逃课了,听说你生病了,听说你学会抽烟了,听说你更沉默了。我听的不耐烦了,就来找你了。我们…交往吧。

M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答案。

昨天是竹子大生。今天有人告诉我无题是情书的意思,那我想把给竹子的祝福以及A和M写入一个叫情书的故事里。

2015-11-15 热度-3 AM
 

评论

热度(3)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