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禾  

花花花的流泪

 @何惜一行书 先表白。美好的太太的文。


    悬崖边即将触地的冒险者却在暗夜里放弃了尝试,在崖壁上定格了生命。明诚跨越时空走向未来,在悬崖边摇摇欲坠的他,见到了他所不敢想,见到了他所不能理解但仍为之欢欣的美好,见到了他日思夜想可以时刻为其付出生命的信仰,“垂垂老矣”活着本身何其孤独,他们跨越着数十年光阴的对视,无可追溯的流逝,扑倒在明楼怀里哭的明诚,百感交集的明楼,八十岁的老人,一切的情绪都来的迟缓而不易,“他身上混合着檀香和茶的苦味”,读到这句嘴里有点发苦,如果说明诚的失声而哭,破碎而语震动最多欢喜而泣,但窃以为仍有惊惧,“他在明楼看来就像个孩子”,这样的明楼,让我心疼。

    他们聊起过去,明诚的不久前明楼的有些记不清的模糊回忆,以及明诚那句,“日本和美国怎么看”,让人觉得家国安在,现世温暖的美好,明诚的思想受着撞击,我想他心中应该升起炙热,那些都来自所有突然爆破的惊喜,那些等待了多年依然为之受苦的昨日,一切都以超现实的方式呈现,年轻如他,骄傲如他。

    老去的明楼总让我鼻酸,英姿勃发又内敛深沉的大哥,如今也因苍老,让人觉得失了几分生气,而显得脆弱,这样的轮回本身也是对身体极大的感情消耗,“他仿佛在这几句话之间又老了好几岁”哇哇的酸楚涌入眼底,他知道阿诚所承受,这个明亮的年轻人,这个眼里永远有着不灭的爱慕的年轻人,他所能够做的,也只是承受他所承受,这样的明楼,甚至让我觉得无助,他完成了这一幕里最后的表演,那个不回头看但却仍然发问的老爷子,我不敢想那段时日里明楼过的如何,更不敢想如今明楼所见与当日明楼所受相叠加会是如何,看到这时,简直忘了太太所说的he,一阵阵的难受。

    明诚走了,而老头子走在归家的小路,“一年又一年,几时再相见”咿呀的童谣回响,脚底的青砖长鸣,巷弄里炊烟袅袅,家中似有旧人,嚷嚷着眼也老花的明诚,为明楼开门递拖鞋的明诚,接过书本的明诚,这一切都美好的人喘不过气,俗气的说,幸福就在转角,每个人都有回忆的黑匣子,此时孩子气的明楼又何尝不是,被把自己关在房间的大孩子明楼逗乐了,一定是阿诚宠的。

    读到最后,哗哗哗哗的泪就滚下来了,一切的因果,当现代与以前形成了闭环的生态链,唯有情之升华,长久不衰,“他一个人,明楼一个人”,美好的未来,但只有明楼一个人,无法割舍,无法舍弃,纵使悬崖下是万丈,赌上所有,输了不过一条命,赢了,就会有他和明楼的几十年,谢天谢地,他做到了,继续哗哗哗的流泪,他们的故事本身我也偏好甜食,感谢太太这个穿越梗,甜虐交织,如此幸福才有了新的高度,再次比哈特太太。

2016-03-05 热度-44 故人长绝
 

评论

热度(44)

  1. 何惜一行书水禾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一篇生贺完成的很赶,大家能喜欢真的太好了。一篇生贺文把大家都弄哭了,想想太罪过,这里要感谢疏山问竹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