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禾  

最近在看《小说机杼》。机杼声声,我是笨拙的拿着梭,哭泣着仰望着光的假花木兰。为作者为译者所铺陈的无可比拟的光久久长鸣。

2018-02-02 评论-1 热度-2
 

评论(1)

热度(2)

©水禾 Powered by LOFTER